第四百九十章 大结局全文终

小说:唯愿与你终老 作者:樱桃小姐
    “傻瓜,怎么又哭了。”他伸手,轻轻地覆上我的脸,动作轻柔的帮我将眼泪擦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哭了……”我的声音带着哭腔,委屈的不得了。洛天佑都是因为我,所以才看不见的。那一片黑暗的世界,本应该是属于我的。

    你说我是傻子,我看你才是不折不扣的傻子。

    “眼泪的味道啊。”他笑的一脸轻松。

    “阿佑,我把眼睛还给你。”我靠在他的身上,轻声说:“回去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又说傻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傻……好好的眼睛不要……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。”我没好气的伸手轻轻地锤了一下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当时醒过来,什么都看不见,我害怕。”他握住我的手,将我紧紧地拥在怀中。他身上那好闻的味道,充斥着我的鼻尖。我在他的身上蹭了蹭,吻了吻他的额头,又吻了吻他的鼻梁。

    洛天佑那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,片刻,似乎有些沮丧的说:“我这个样子回去,会吓到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话,我的心里一阵难受……宁愿被毁容的是我,我也不愿他这样妄自菲薄,那么不自信。

    原本的洛天佑,是那样的傲气,那样的不可一世,气场强大,让人畏惧臣服。

    “阿佑,现在科技那么发达,我们回去一起慢慢治疗。”我轻声说,又怕他会误会,补上了一句:“不管你是什么样子,你都是我心中那个永远的男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外面的窗户,站起身来,走下床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拉窗帘。”我淡淡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见洛天佑疑惑的皱起好看的眉头,我将窗帘拉上,又重新的走上床去。跨坐在他的身上,伸出手来,搂住他的脖子,声音娇媚的说:“做坏事。”

    随即,便深深地印下一个长吻来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,不,一个我爱你远不够。我很爱你,我非常非常的爱你。”我趴在他的身上,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小欣……”洛天佑的喉结动了动,下一秒,便翻身将我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那张残破,可是我却深爱的脸庞,伸手轻轻地将他的皮带解开……肆意的勾引着,挑逗着他……

    “又来惹火。”洛天佑轻笑一下,大掌灵活的抚摸着我的身躯。手指划过的地方,都点燃起一簇簇的火焰来,将我整个人都融化了,我的身子止不住的战栗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佑……”我勾住他的脖子,双腿缠上他的腰身。

    一室春光旖旎,缠绵悱恻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跟米修夫妇告别之后,我和洛天佑没有直接回国。

    而是从米修医生那里得到引荐,认识了一位德国一名十分出名的皮肤移植医生。他所经手的关于烧伤的手术超过一千台,经验十分的丰富。所以我和洛天佑商量好了,先去德国那边将烧伤的皮肤修复好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,这种手术也不会特别困难。

    韩国那边的换脸术都有那么高的技术了,更别说洛天佑只不过是移植一部分的皮肤。

    至于眼睛,我已经通知了国内,让林凡他们帮忙去各大医院盯着,要是有合适的眼角膜,我们就可以立即动手术。

    在德国治疗皮肤的时候,洛天佑显得很是镇定,相比之下,我就紧张不得了。

    洛天佑还笑话我说:“幸好没有让你看手术的过程,不然你可不得吓晕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一边削着苹果,一边看着缠了满脸绷带的他,嘟嚷着:“你看看你现在脑袋包的跟个木乃伊一样,还好意思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错了。”洛天佑宠溺的笑着:“老婆,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

    我将苹果削成一片片的,用牙签插了一片苹果,递到了他的嘴边:“吃你的东西吧!”

    在德国大概治疗了一个月的时间,当拆线的那一天。我整个人屏气凝神,一副庄严肃穆的样子。

    弄得主治医生德雷克哭笑不得的对我说:“洛太太,你这个样子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都有些不好意思,搔了搔后脑勺,尽量让自己不要那么紧张。

    心里还安慰着自己,总不会那么糟糕的,再不济,总比以前那一脸烧伤的疤痕好一些。不过就算没治好,也无所谓,我对洛天佑的爱还是丝毫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当绷带一点点拆下来的时候,我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,一点点的牵引着,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洛天佑那张完美的脸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时,我的眼泪“啪嗒”的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光洁的皮肤,高挺的鼻子,还有性感的薄唇,这一切都是那样的完美无缺,看不出一点点痕迹来。

    我捂着嘴巴,让自己不要尖叫出声,以免把医生给吓到。

    可是我又兴奋的,激动的忍不住想要蹦上好几圈!

    “太棒了,太棒了!”我的内心在一遍一遍的呼喊着。

    “小欣?怎么样了?”洛天佑轻声问着,抬起手,轻轻地覆上了他的脸庞。他大概也感受到了,唇边勾起一抹迷人的笑意来。

    等到医生一走,我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,冲上去就紧紧地抱着洛天佑,在他的脸上亲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“我的男狐狸精又回来了~~”

    没有什么,比这句话更合适了。

    一周之后,林凡打来电话,说是在a市找到了合适的眼角膜。我和洛天佑迅速的回国,没有片刻停留,首先接受了眼角膜治疗。

    当洛天佑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们一大圈人,兰姐夫妇,乔梦夫妇,还有洛家人……大家伙将他团团围住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满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阿佑,你能看见吗?”

    “阿佑?hello?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阿佑,你又能够看见了,真的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洛天佑的眼睛又轻轻地闭上,再次睁开来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牵着晚晚,走到病床旁边。

    洛天佑那双如黑曜石般迷人的眼眸,又重新有了光彩。他紧紧地凝视着我,看了我好久好久,贪婪的盯着我,仿佛要将我现在这个样子深深地印入他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好半晌,他才换换开口,声音淡淡的:“小欣,你瘦了。”

    我扯了扯嘴角,笑容越发的灿烂。

    晚晚睁着大大的眼睛,盯着洛天佑看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晚晚,我是爸爸。”洛天佑低头,柔声对晚晚说。

    晚晚嘟着小嘴巴,闷闷的哼了一声:“笨蛋爸爸。”那一张粉嫩的小脸蛋上写满了嫌弃,可下一秒,她从背上背着的那个粉红色小书包里面,拿出一副画来,递给了洛天佑:“喏,笨蛋爸爸,这是地图,你下次可不要迷路了哦。”

    洛天佑将那画卷缓缓地展开,当看到那画上用彩色笔描画的图案时,眉眼间多了几分温柔。

    只见那副画上,画着三个小人,一个穿着花裙子,有着长长的头发。一个穿着西装和皮鞋,短头发。还有一个个小小的个子的小女孩,扎着两个小辫子,三个人都有着大大的笑脸,手牵着手,十分的亲密,一看就是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而三个人的脚下有一条路,那三条路通往的方向,都是彼此的心……

    “笨蛋爸爸,我和妈妈都好想你呀。”晚晚声音软萌软萌的,黑葡萄一般的眼睛望着洛天佑,闪烁着星星一般的光芒,可爱无比。

    我蹲下身子,搂着晚晚,笑的眼泪都要出来。

    医生说,洛天佑的身子恢复的很好,而且受伤的那条腿,也检查过了,不是粉碎性骨折,还是有机会治疗,慢慢矫正过来的。

    出院的那天,在林凡开的饭店里,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凑在一起聚餐。

    典雅豪华的包厢里面,暖黄色的灯光将整个包厢照的明亮而温馨,一旁的摆设都十分上档次。我们这一行人,围着圆桌坐了一整圈,而那大大的圆桌子上面摆满了一道道美食,色香味俱全,十分的诱人。

    而孩子们都玩成一团,追来赶去的,银铃般的笑声不断,听的人心情都变好很多。

    “这一杯酒,祝贺阿佑平安归来,一切顺利!”

    “这一杯酒,祝贺唐欣不远万里寻夫,成功把阿佑这个“逃避责任”的魂淡带回来!”

    “这最后一杯酒,祝你们夫妻两个日后和和美美,恩恩爱爱,永不分离!”

    大家痛痛快快的干下着三杯酒,一个个酒杯碰在一起,发出清脆的声音来。

    “阿佑,你这个家伙,跑到国外去也不跟我说一声,这么多年的兄弟,真的是白当了。”林凡一脸不满的对洛天佑说,口气却是开着玩笑的。

    洛天佑笑的风轻云淡,瞥了一眼洛天佑:“你这个妻管严,我要是告诉了你,你能瞒得住你家老婆大人?”

    林凡翻了个白眼:“你这就不够兄弟了啊,竟然这样看扁我!我在我家可是一家之主啊!”

    洛天佑挑眉:“哦?是吗?那你看看你身后……”

    林凡表情变了变,皱着眉头,缓缓地回头。

    当看到叉着腰,一脸咬牙切齿笑容的兰姐时,立马就没了气势。

    “林凡,你说说啊,谁是一家之主啊?”兰姐揪着林凡的耳朵,势不可挡的吩咐着:“儿子又哭了,你赶紧去哄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老婆大人!”林凡赶紧求饶着,跑去哄儿子去了。

    我瞧着这一对,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又望向乔梦和叶晨那一对,乔梦前两天查出来,她怀孕了!

    这可把叶晨给高兴坏了,现在是百般呵护,千般爱护,生怕她有点什么不如意。就连乔梦微微皱一下眉头,叶晨都紧张的不得了,简直是把乔梦给宠上天了!

    “小欣,多吃点。”洛天佑拿着筷子,夹了些我爱吃的红烧肉放到我的碗中。

    我尝了一块,味道实在不错。

    可是正打算吃第二块的时候,胃里一阵恶心直接冲上喉咙——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洛天佑皱眉看着我,担忧的伸手拍了拍我的背……

    “不知道,也许是天气热了吧,这些天总这样……”我摆了摆手,故作轻松的说。

    在一旁正被叶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乔梦听到这话,带着笑意,调笑着说:“小欣,你不会也怀孕了吧?”

    我一愣,略作思索……

    好像都快两个月,我的大姨妈真的没来……

    不会真的中招了吧!?

    我瞪大了眼睛,望向洛天佑。

    洛天佑也看着我,愣了愣,随即也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来……

    天呐!!!我不要生孩子了啊!!!好痛的啊!